南城资讯
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  • <tr id='ODsmW'><strong id='S162b'></strong><small id='Y6B3W'></small><button id='nmi9h'></button><li id='xK8ms'><noscript id='LNZBr'><big id='M4gAW'></big><dt id='YcrJJ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TJju'><option id='6k0Gd'><table id='ojA6f'><blockquote id='OlX5C'><tbody id='5nMf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IHd0x'></u><kbd id='MHvlT'><kbd id='B7rEG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hqgyN'><strong id='9oi45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jl5Rj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Irl7Z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axq2W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BwWY5'><em id='NkuEE'></em><td id='a3TSF'><div id='woeo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j8hR'><big id='V3J4q'><big id='sdecy'></big><legend id='mhLZ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gnctc'><div id='hTtAL'><ins id='cjHxO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HsX7R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aVd2b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用铁链绑住花季少女的,竟是最爱她的爷爷 | 深夜有聊

                看到这起案件的卷宗时,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检察院未检科科长刘兴军皱起了眉头:

                怎么又是她?

                ”

                她,是一个14岁的可爱小姑娘,有着一个好听的名字——芷彤,却也是一起强迫卖淫案的受害者。而刘兴军,是负责办理此案的检察官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清楚地记得两年前,自己的对桌办理过一起未成年女孩多次遭受性侵的案件,而受害者,就是小芷彤。

                当时孩子只有11岁,为了不对她造成伤害,他们小心翼翼地减少对她的打扰,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怎么将侵犯她的恶魔绳之以法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清楚地记得,当时被告人被判处16年有期徒刑,女孩的爷爷在得知判决后欣慰落泪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以为,随着罪犯得到严惩,女孩可以重新开始,可两年过去了,这份卷宗的出现让刘兴军和同事们更加心痛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接手的这起案件中,芷彤再次被强迫卖淫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个幼小的女孩子究竟为什么再次落入虎口?为什么她没有再去上学?她的家长是否没有履行好抚养义务?她的人生为什么会再次遭遇不幸?

                一连串的问号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啪”的一声,刘兴军合上卷宗,快步走出办公室。他要去女孩的家,寻找答案。

                以下是刘检察官的讲述。

                01

                用铁链绑住花季少女的,竟是最爱她的爷爷 | 深夜有聊

                检察院距离女孩的家,足有40公里。一路颠簸,一个多小时后,我和同事终于在绕过最后一段盘山公路后望见了女孩的村子。

                和其他户不同,女孩的家显得陈旧甚至破败。几根稀疏的篱笆歪歪扭扭地围成一圈,勉强可以算是院子。一只黄狗没精打采地趴在里面,身后是一间草瓦房,低矮、破旧,即便是白天,屋里也毫不透亮,让人有些压抑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砸了砸立在门口的木头,不知道算不算是敲门。过了好一会儿,才有一个老人佝偻着身子慢慢走了出来,我认得,他就是芷彤的爷爷,可他没见过我。


                老人一听我们是来找他孙女,登时脸色就变了,嚷着说家里没这口人,推搡着我们往外赶,小黄狗在一旁助兴,叫得越发起劲。


                大爷就叉腰站在门口,手抓汗巾拦着我们,饶是解释了半天,大爷才勉强相信我们不是坏人,沉默着让我们进院。


                可我们没有见到芷彤。


                表明身份,说清来意,老人似乎想起了两年前的事情,他低着头,向我们讲述着自那之后发生的事情。


                “‘那事’发生后,小彤更叛逆了,俺管不了她,她经常偷偷跑出去,有时候一走就是好几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父亲因抢劫强奸入狱,母亲一走了之,自小和爷爷长大的小彤开始自暴自弃。她流连网吧,向往着互联网另一边的精彩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  可没有人告诉她,表面美丽的事物有可能暗藏危险。

                在网吧,她认识了很多“好心人”,他们替她付网费,带她打游戏,对她关爱有加,她觉得那就是对她好,所以当他们提出带她出去玩,她几乎毫不犹豫地迈入了魔鬼的陷阱。

                老人的停顿拉回了刘兴军的思绪,他遏制住内心复杂的情绪,抬头问“所以,孩子现在在哪儿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02

                用铁链绑住花季少女的,竟是最爱她的爷爷 | 深夜有聊

                孩子在哪儿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个问题似乎难住了老人。

                沉默许久,像是做足了思想斗争,老人才叹了口气,抬手指了指朝南的屋子,说,我把她锁屋里了。语罢,扭过头去不再言语。

                顺着老人所指的方向,是一扇老旧的木门,漆面已脱落无几,门把手的五金颜色也早已褪去,木门颓败的厉害,似乎稍一用力,就能整扇推倒。我们没有压低声音讲话,屋里的女孩都能听个真切,可里面寂静无声,很难想象,这样的一间屋子里,住着一个十四岁的女孩。


                “小彤,我们能进来吗?”


                尴尬的沉默,没有人回应我。


                我那时特别希望女孩能在里面大哭或叫喊,那总比毫无生机的静默来的好。


                老人推开门。迎面扑来一股冷风,屋里的空气不算好闻,靠墙只摆着一张床,说是床,不过是几块砖头上搭了块木板,草草铺了层褥子,而女孩正蜷缩在墙角紧张地望着我们。

                十四岁孩子是什么样子?

                大概是朝气蓬勃,即使闯了祸眼里也掩着狡黠的光,在阳光下肆意欢闹,或者是端坐在课堂上,桌上画着三八线,趁老师不注意,偷拧同桌的胳膊。

                眼前的女孩不哭不闹,却让我一个大男人的心揪得生疼。

                暮气压得她像毫无生机的人偶,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是一望无际的空洞,她只是望着我们,不做任何的反应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小彤,我是检察官叔叔,过来看看你,我们下来聊聊好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又是尴尬的沉默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我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和蔼亲切,走近了一小步。小彤却像受惊的兔子,使劲往后缩了缩脚,惊恐地睁大眼睛,嘶吼着让我退后。

                典型创伤后应激反应,我在心里进行着评估。

                也正是小彤的一番挣扎我才发现,一根足有两个拇指粗、锈迹斑斑的铁链缠绕在女孩的脚腕。而铁链的另一头固定在床脚的木桩上。


                我惊愕地回头看老人,老人无奈的摇摇头说:“俺们老了,看不住她。这孩子性子野,万一跑出去再……”后面的话老人没说,但大家都沉默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我能理解老人的想法,可也不能就这么锁着孩子啊,至少……我们在的时候不行。我想让老人先去把锁打开,谁知老人忽然执拗起来,把两只手往我眼前一伸:“你们处理我吧,处理我我也不能打开。孩子他爸还在牢里,万一姑娘有个三长两短,我可咋给他交代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原本以为做了检察官,人情冷暖遇多了,自己能比常人多一份坚忍,可在那一刻,我的眼睛模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不知道是孩子的脆弱还是老人的决绝刺痛了我。我既是未检科的一名检察官,也是一名十岁孩子的父亲。我无法想象如果我的孩子遭遇这些,我会怎样,甚至在触到芷彤目光时,心脏都抽紧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个家在畸形的爱中摇摇欲坠,而我能做些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03

                用铁链绑住花季少女的,竟是最爱她的爷爷 | 深夜有聊

                孩子,别怕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是我对芷彤说的第一句话,也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不停对她重复的话,我想告诉芷彤,她身后并非空无一人,不要害怕,要昂首挺胸往前走。

                退出小彤的屋子,我和老人商量,想给孩子找个心理咨询师。“啥是咨询?咨询啥?”老人问我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耐心地跟他讲着,最后老人说,只要对孩子好,他都同意。

                就这样,第二天,我就带着同事项楠来到了老人家。我想,都是女同志,应该会更好交流些。


                除了最开始有过几次沉默,后来项楠和芷彤的交流越来越顺畅。他们一起玩塔罗牌,一起堆沙盘,甚至可以一起上街逛逛,看着小彤的心情一天天好转,我松了一口气,继续投入到紧张的案件中去。


                办理一起涉及未成年人的案件,远比办理一起、甚至多起普通刑事案件更耗精力,因为除了案件本身,怎么尽最大可能保护他们幼小的心灵,是每一个未检检察官最为头疼,也最想做到的。


                几天后,项楠对芷彤做出心理评估,确认孩子存在严重心理创伤。


                就这样,每隔几日,我的同事就来到小彤家为她进行心理疏导,而我也在忙着另一件大事。


                当时,我在心里有一个对案件的“理想处理方式”:给小彤做心理疏导,然后送她回去上学。

                可事情似乎有些棘手,我万没有想到,芷彤竟然至今都没有“身份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她的父母没有领取结婚证,生下她后又都不在身边,所以芷彤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上户口。没有常住人口登记卡、没有身份证,换言之,她是“黑户”。为了帮她落户,我找到了当时她出生的医院。可糟糕的是,医院因为搬迁,最初的一批资料已经无从查找,更没法补办。

                父亲入狱,母亲失踪,还没有出生证,我苦笑着,慨叹这孩子命途多舛。

                04

                用铁链绑住花季少女的,竟是最爱她的爷爷 | 深夜有聊

                后来,我联系上了芷彤父亲服刑的鲁南监狱,想要通过做DNA鉴定来确认小彤身份,从而落户。在了解情况后,监狱方面积极配合,一路开设绿灯,我们带着芷彤和她的爷爷去到监狱。

                小彤刚出生,他的父亲就入狱了,她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其实没有什么印象,只静静地听爷爷的介绍。但在见到小彤后,这个男人却情绪激动,几度落泪。特别是当我们跟他讲起小彤的遭遇时,男人始终低头,双手紧握,但眼角的泪水出卖了他内心的波澜。

                后来听说我们走后,男子情绪一直起伏波动很大,茶饭不思。监狱警官和监狱巡回检察官在注意到这个情况后高度重视,分别对其进行谈话,并对此事进行分析研判。大家一直认为,其因强奸抢劫罪入狱,女儿却又遭到了性侵,应对其进行正确的引导,借这一契机加大认罪悔罪教育。于是,一次“特殊的活动”在鲁南监狱展开。


                在“忏悔演讲报告会”上,芷彤的父亲当着大家的面说下了这样的话:“当我们犯罪的时候,我们有没有想到假如受害人是我们的亲人,我们该当如何?当我的女儿成为受害人的时候,我心如刀绞,幡然醒悟,明白了一个道理,害人必害己。我对不起我的孩子,我痛恨自己的犯罪。监狱警官、检察官在我迷茫的时候,伸出援助的手,帮助我的孩子走上幸福的人生路,我没有理由再犯罪,我将重新做人,报答社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感谢多方的配合,小芷彤的身份很快确认,20天后,我拿着属于她的第一张身份证和一个好消息来到了她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05

                用铁链绑住花季少女的,竟是最爱她的爷爷 | 深夜有聊

                在此之前,我和同事已经为她申请好了学校,在得知她的情况后,学校决定免除她的学杂费,也就是说,现在有了身份信息,小芷彤可以免费入学,回归一个孩子该有的生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可当我把这个好消息给她和她的家人说了之后,所有人都愁容满面,他们拒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考虑到孩子现在的心理状况,住校没有人照顾怎么办?再加上孩子本身有抵触情绪,万一再走了怎么办?万一再遇到坏人怎么办?家里的老人顾虑重重。

                一连串的万一让我有些沮丧,看来,上学这件事还需从长计议。

                眼下,我有一个更重要的工作,我想为她申请司法救助。

                考虑到案发时小芷彤不满14周岁,且遭到多次性侵,身体和心理遭受双重打击,再加上其家庭情况特殊,爷爷已经70多岁高龄,只能打零工维持生计,几乎没有稳定收入,为此,我为其申请了3万元司法救助金,以维持其正常生计。


                钱很快批下来了,但我不能一次给她,我必须确保每一分钱都花在她身上,且花在刀刃上。


                此后,小彤的家几乎成了我“第二个家”。每逢节假日或者我有空,我总是习惯去她那儿看看,也不为什么,就是图个踏实。看着这个小姑娘一天天长大,一天天开朗,原来的伤疤渐渐愈合,我的心也不由地柔软起来。


                转眼快两年了,这一天,我忽然接到芷彤爷爷的电话,那边支支吾吾也没说清楚什么事,我吓得赶紧就往那边跑。


                结果到了之后才发现,是虚惊一场。


                这时的小芷彤已经满16岁,她见村里的服装厂在招人,很想去试试,可离家又有些远,她很想要一辆电动车。


                爷爷自然是拿不出这么多钱的,只好给我打电话。我跟着她来到这个服装厂门口,听着她叽叽喳喳地给我说着这里的活儿,一会儿拉我去这里看看,一会儿又带我去那里逛逛,看着女孩阳光般的笑脸,我跟着傻笑起来。


                很快,我带了5000元救助金来到她家,又陪她去挑选了一辆电动车,粉色的。“真好”,我心想着。在我眼里,小芷彤终于有了一点小女孩的心思,这种粉粉嫩嫩的东西,现在大家都管它叫——少女心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记得那天阳光很好,已经有花儿赶在第一缕春风前悄然盛开。十六岁的芷彤骑着这辆粉色的车子远远地朝我驶来,爷爷跟在她身后,笑意盈盈地冲我们打招呼,那些年笼罩在孩子眼底的恐惧和绝望已渐渐消散,取而代之的是少年独有的朝气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望着她。这一刻,我多么庆幸自己是一名检察官。

                来源: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

                文字:刘璠 张莹

                播音:王蓉蓉

                编辑:张 一

                监制:胡玉菡

               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:

                《因法之名》开播:平反冤假错案,叙检察官之魂

                奔驰女车主哭诉维权,这5个法律问题你得了解!专家解读→

                “人脸和指纹都在裸奔”!个人生物信息期待立法保护

                这些父母太过分!检察机关出手,不称职的父母会被“开除”!

                死刑!内蒙古致5死杀人案一审宣判,死者包括一家三口